百慕大

这个人特别懒,什么都不想写

放个自设

(凹凸世界乙女)生日快乐!

#可能会ooc#
#文笔辣鸡,轻喷T^T#
#紫堂幻主场#

今天是紫堂幻的生日,作为他的女友,你想要给他一个惊喜,让他过一个难忘的生日。

你准备给他亲手做一个蛋糕,所以你提前买好了工具和材料,准备等他出去的时候再偷偷的做。

“啊,xx下午我有点事情要出去一下,晚饭我已经做好放在冰箱里了,要是饿了的话就自己热一下吧。”紫堂脱下了围裙,微笑着对你说,终于等到机会了的你高兴的猛点头,用特别欢快的语气说:“早点回来!”

你表面上对他说着“早点回来”但其实心里一直想着晚一点回来,要是真的早回来了,那你的计划不就要泡汤了嘛!为了计划不会被泡汤,所以你准备现在就开始做。

“啊,又搞错了!”这是你第三次重新做了,你买回来的材料已经快让你捣鼓没了。“怎么办啊……”其实你从来都没有做过任何点心,连饭都不会做,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家里人给你做的饭。你曾经尝试过,想要学会做菜,结果你做的饭没人敢吃,你家的狗狗也因为吃了你的饭就一直以为自己是只猫长达三年之久……

“xx我回来了!”厨房外传来了紫堂的声音,你愣住了,自己连个蛋糕胚都没有做好,紫堂就已经回来了。

“啊,发生什么事了?”看到满脸都是奶油的你,紫堂被吓了一跳,但在他看到了满地的奶油面粉和桌子上放着的烘培工具之后,他明白了过来。

“xx,想要给我做蛋糕吗?”他一边帮你擦去脸上的奶油,一边笑着问你。

“嗯...但是怎么都做不好……”你说着,低下了头,像一只受了委屈的小奶狗似的,“紫堂,我是不是很没用啊?”

“没有的事,如果xx想要做蛋糕的话,我可以教你!”

“真的?耶,最喜欢紫堂了!”听到紫堂的话之后你瞬间满血复活,扑倒紫堂身上不撒手。

“那我们开始吧?”

“嗯嗯!”

在紫堂的帮助下,你终于顺利的做好了蛋糕,你迫不及待的把紫堂拉到桌子前,把蛋糕上插的蜡烛,一一点燃,“来吧,许愿吧紫堂!”你闪着星星眼,一脸期待的看着紫堂。

“我希望,从今往后的所有生日,都能有你在身边。”


*写的很烂,勿喷( i _ i ),总感觉越往后写就写的越烂……

今天是幻幻的生日,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于是在下就只对幻幻说一句话:
“生日快乐,幻,你比任何人都要温柔,我最喜欢你了!”

你们的第一次见面

#凹凸世界乙女向#
#角色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第一次写乙女文,不一定能写好...#
#文笔极差#
#会有粗口#
#因为在下是个幻吹所以他的戏份可能多一点#
#金/幻/瑞


你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学校开学报到的那天,从小就是路痴的你迷失在了学校里,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自己所在的教学楼,“你好呀!”半天没人理的你感觉自己遇到了天使。

“你也在找教学楼吗?”

“是的!”

“我是高一三班的,我们一起去找吧!”少年对你露出了天使一般的笑容。

之后你们两个在学校里迷路了,转了半天都没有转出去,最后还是少年的发小来了才把你俩带到了高一的教学楼。而且你们正好在一个班。

缘,妙不可言。

—“我叫金,那我们就是好朋友了!”

紫堂幻

“这眼镜是...?”你在没人的走廊里,拿着一副眼镜,一脸茫然的站在原地,你是一位高一新生,在报道的时候迷路迷到高二去了。

“那里,有点吵啊。”你还在发愁的时候,突然听到拐角处像是有人在欺负人,你是个喜欢管闲事的人,不知从何而来的自信和你的正义感让你顿时有了胆量。

本来已经快要到他们面前了,结果你还是怂了,于是你出此下策,用一种能贯穿全校的声音大喊:“老师来了!”(回声、回声、回声...),没过多久,从拐角处冲出了几个人,看都没看你一眼直接跑回了各自的教室。

为了确认一下被欺负的人是否还活着,你探出头,往拐角处看去,“你还好吗?”那个少年点了点头,扶着墙向你走了过来,“谢谢你...”

“没事啦,对了这个眼镜,是你的吗?”

“是的,谢谢你!”他戴上了眼镜,看清楚你的样子之后说:“你不是高二的学生吧?”

“emmm,我不是...”你才想起来自己迷路了

“是高一新生吗,难道说你迷路了?”

“是的...”

“那我带你去高一的教室吧。”

“谢谢!”

—“我叫紫堂幻,今天谢谢你啊。”

格瑞
“卧日!竟然忘拿东西了!”背着书包往学校反方向狂奔的你成为了学校附近路人的围观对象。

到了转角处,正好走过来一个人,为了不想给自己立flag,于是你优雅的转了个身,内心刚准备松一口气,只听到咣的一声,你的脸就华丽的撞到了墙上。

“卧槽,这也太不妙了,这不是我们学校的格瑞吗?!还是全校第二来着!完了,完了可丢死个人了……”你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在大佬面前做出了如此傻缺的事情,你现在只想挖个洞钻进去。

他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但是因为你犯蠢的样子成功的让他记住你了,意外的好感up。

—“又一个笨蛋...”

矮子审神者的黑暗本丸日常#5#

#刀剑乱舞同人#
#审神者是个智障#
#会ooc#
#文笔小学生#
#黑暗本丸设定#
#all审#
#特别傻x的文,慎看!#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是一个人刚上任没多久的审神者,现在,我好像又让好不容易才信任我一点点的安定又开始怀疑我了……

面对安定怀疑的眼神,山野觉得他一定是误会了什么,他虽然因为自己长得像个小孩找不着女朋友,但也不至于对正太下手...

“那啥,别误会啊,这只是一个习惯而已!”怎么感觉越描越黑呢……

看着脸越来越黑的安定,山野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他做出了一个让人感到更加可疑的举动——他调了个头,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审神者大人,您要去哪里?!”

“太丢人了,感觉自己跟个变态一样!”

“请停下来,不然在下就取消本丸的付丧神们来看您的资格!”

听到这句话后的山野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我、我错了还不行吗……”这是他最听狐之助话的一次,如果没有一把刀来找他的话他绝对会寂寞死的,如果不是寂寞死的,那么就是被这个本丸的刀给砍死的。

“好像有了可以让审神者大人听话的法子了呢。”一脸得意的狐之助这么想。

“我接下来要做什么?”山野没好气的说道。

“接下来就是去给付丧神们手入了,请继续加油哦~”狐之助说着就向出口走去“那么,在下先回去了~”

“我特么....”山野发誓他总有一天要把狐之助给炖了。

但是没过多久他发现了一个问题———没有安定带路的话他哪里都去不了,就算去的了还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于是他做出了一个决定,他打算到处走,看看能不能正好找到安定,或者看看能不能直接找到需要他手入的付丧神。

“终于找到了!”找遍了整个本丸的山野,终于找到了审神者住的房间。

“终于来了啊。”带着已经带着堀川去了的山姥切说。

“嗯,抱歉,我迷路了...”

“明明刚才就在你身后...”

“诶?什么?”

“没什么。”

“那就开始给堀川手入和净化吧!”

----------------------净化的分割线-----------------------

“说起来,上一代审神者到底对你们做了什么啊?把你们搞成这个样子…”

“....”

看着山姥切那怨念的眼神,山野决定先闭嘴,等和他们混熟了之后再谈这事。虽然八卦本能告诉他现在是搞清楚状况的好时机,但是他的生存本能告诉他,这个时候还是选择闭嘴比较好。

“那个...山姥切,接下来轮到你了哦?”

“哦...”

“卧槽...好尴尬,气氛突然好尴尬!”他满脸黑线,头上和手上不停的冒出冷汗。

“说起来,你们这里有寝当番吗?”

“....”

说出来了,就这么说出来了!

在察觉到自己说错话了之后,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嘴上,边打边想“这张破嘴,干嘛要说啊!”这下好了,气氛更尴尬了,现在说什么都不可能挽回局面了。

“当...当我没说...”

“啊啊啊,我不过就是没有人在旁边就睡不着觉而已,为什么感觉在这里说出来就像是要对他们做些什么的感觉啊!”感觉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山野内心十分的复杂。

“总、总之,先手入吧?”

“嗯...”

明明是个很漂亮的人为什么要遮住脸呢?这个疑问时他从自己家本丸带来的,他一直觉得山姥切的脸很漂亮,但是自己家的山姥切一直不让他碰他的被单(?),所以山姥切自己把被单自己拿下来什么,估计他是一辈子都别想看见,本来想借着给他手入的理由让他把那块布拿下来来着,结果这个山姥切也是死活不让。

“拿下来啦,你这样我不能帮你好好的治疗脸上的伤啊!”

努力想把山姥切的被单扯下来的山野说。

“我拒绝!”

用力扯着自己的被单不让山野扯掉的山姥切说。

“呼呼...”体力不是很好的山野,跟山姥切抢了一会儿后趴在地上累的直喘气。被这么一折腾的山姥切也感觉自己更不好了。

“算了...”山野已经放弃了,他从衣服里掏出几张白色的符纸,放在了地上,随后又特别娴熟的打刀拆分开,“呜哇,这是什么…”看着附在刀剑上的黑色的瘴气,山野十分慌张,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严重的,狐之助也没把事情说完就跑路了

“之前堀川的也没有这么可怕啊…”他说着,把那些早就拿出来了的符纸贴在了山姥切的本体和身上有伤的地方,只是脸上的那些伤,他没法好好的治疗,因为山姥切根本就不给他机会。

“那么,我开始注入灵力了哦…”他开始往贴在山姥切身上的符纸里注入灵力。

“...”虽然山姥切一声都没叫,但是他能看得出来,他很痛苦,“很痛吗?抱歉,马上、马上就好了!”山野比当事人还要急,但是这种东西不是越快越好的,而且在修复完毕之后还要净化它,那样的话有可能会更疼...

“原来给暗堕的付丧神们手入的时候会疼的吗...”他这才知道之前他手入的清光和堀川是因为已经失去意识了所以才没有感觉的。

“好、好了,还疼吗?”手入完毕后山野特别担心的查看着山姥切的身体,担心他漏下哪里没有治疗。

“没事...”山姥切说完,背起还在昏迷中的堀川,走出了审神者的房间,感觉他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多待。

实际上,山野也不是很想呆在这种地方,这个地方时刻都在玷污着他未成年的心灵,“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些东西...”待在角落里的山野表示他真的很想烧了这个屋子,这个屋子里弥漫一股浓浓的烟味,还有满地都是肮脏的大人的玩具,要不是没钱他早就一把火烧了这个本丸替他们从新再造一个了。

“总之先把这些东西扔出去吧…”山野非常嫌弃的捡着地上的那些肮脏的东西,把其中一些装在了一个垃圾袋里,然后十分熟练的点了一把火,让它燃烧着飞出了这个房间,落在了一个土包上,那个土包正是埋着前代审神者的地方。

“好了,这样就差不多了!”山野拍了拍身上的脏东西,看了看手机时间,才发现已经是晚上了。“今晚要我睡在这么?”山野看着着剩下没扔出去的东西,内心是崩溃的。

“那个...抱歉,安定,今晚能在你们的房间里睡一觉吗?”没办法,他只能厚着脸皮去打扰清光他们,却没料到开门的安定一脸惊恐的关上了门。

“不要啊啊啊!开门吧,求求你们啦!那个房间根本没法住人啊!我不想和那堆肮脏的【哔———】睡在一起啊啊啊!求你们了!”

最后实在是听不下去了的安定,还是妥协了。

“谢谢...”在外面嚎到喉咙哑了的山野说

“没事...”又回想起下午山野说的话,安定有些不安。

山野特别自觉的在安定和清光中间的位置加了一个枕头,然后十分自然的躺了下去。

“...”

清光和安定也没有办法,既然他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那就先让他这一回。

“晚安...”

矮子审神者的黑暗本丸日常#4#

#刀剑乱舞同人#
#审神者是个智障#
#会ooc#
#文笔小学生#
#黑暗本丸设定#
#all审#
#特别傻x的文,慎看!#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是一个来给黑暗本丸打工的审神者,现在...我被一群刀给堵了。

“那、那个...堀川他没事的...”被层层包围的山野跪在地上,弱弱的举起手,用比蚊子的声音还要小的声音说。然而大家并没有相信他的意思,依旧用可以杀死人的眼神盯着他。

“真的啊…”山野慢慢的站了起来,准备先往后挪几步,先离开危险地带再说。“清光...救命啊…”他欲哭无泪,在心里默默的想着,要是清光能跟着他一起来该多好啊。

“大家,这个审神者他之前救了清光,应该没有恶意的!”看出了大家对审神者的敌意的安定,站到了山野的身前。“安定...”山野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安定,特别欣慰的捂着脸想:“果然...安定都是天使!”“可是大和守,之前发生的那些事…你还要选择相信审神者吗?”药研推了一下眼镜,死死的盯着山野,好像下一秒就要冲上去砍他一刀似的。山野也直直的盯着药研,他不是很在意药研那想要杀人的目光,他更在意他和其他付丧神的伤,心里想着要是上一代审神者还活着的话,一定要把他的身体和灵魂祭献给被他刀解的付丧神们。

“其实,不相信我也没有关系啦…毕竟我只是临时莱打工的...”山野挠了挠头,有点尴尬的笑着说“但是我还是会尽全力净化你们的!”

“还有,堀川他,再不把他搬到屋子里的话会感冒的...”一提到堀川,他的语气就软了下来,不敢大声说话,生怕自己被他们其中某个人给一刀砍死。


庭院里一阵骚动之后,终于出来了个人把崛川带进屋了。

“还有,之后大家挨个找我手入吧,我会在这里的审神者的房间等你们的。”山野说完看他们没有什么反应,又说“以上,大家先解散?”空气安静了几分钟后,几乎所有人都离开了庭院,就剩下了吓得跪在地上的山野、在一边看热闹的鹤丸和一直站着山野旁边的安定。

“还以为要完蛋了…”跪在地上不敢动的山野如是说。

“审神者大人真厉害呢!”好久没有出场的狐之助如是说。

“mmp…”

“??”

“呦!”“嗷啊啊啊!”完全没有注意到鹤丸还在这里的山野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吓的大叫了起来。这一下反倒是把鹤丸给吓了一跳“哦呀,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妈呀...这里好可怕我要回本丸...”惊吓过度的山野捂着嘴,防止自己的灵魂飘出来,在地上躺尸中

“那个,审神者大人,接下来要去给这个本丸注入灵力了。”

“哦...”刚准备抬脚走人的山野突然想起了个事“去哪里注入灵力啊?”他一脸茫然的看着安定。

“那么我来带路吧。”安定无奈的笑着说。

-------------------------分割线---------------------------

“哦哦,就是这里了嘛。”山野将手放在了那棵巨大的树上,向里面注入着灵力。

本来已经看不出有任何生气的大树因为有了灵力的支撑,又再一次长出了枝叶,看起来死气沉沉的天空,也恢复了正常。

“这个可以了吗?”看着本丸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山野才收回了手,歪着头对安定说。

“嗯...”安定低着头只是嗯了一下,因为低着头所以才让山野看见了他的表情,安定好像在担心着什么。

“怎么了,还在担心堀川吗?”山野走到安定的面前,抬头看着安定的脸说。


“嗯...”

“放心吧,那张符是用来净化的!”说着山野掏出了和之前那张一模一样的符纸,“你可以试一试啊!”说着有了准备往安定头上贴的动作。

“这个恕我拒绝...”

“对了,这里审神者的房间是哪里?”

“我来带路...”

“顺带一问,你们这里有寝当番吗?”

“你问这个干嘛啊!?”听到这句话后的安定一脸惊恐的想道。

本丸现状

#大概是我的本丸现状#
#ooc严重#
#all审吧……?#

最近本丸的天空一直都是黑色的,所以本丸不得不每天都亮着灯,审神者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支撑着这个本丸的灵力也所剩无几,本丸里往常的欢乐的气氛,现在也没有多少了。

“呐,清光...”

“嗯?”

“主上她是不是不要我们了?”

短刀们低着头,脸上失去了往常的笑容。

清光抬头看着还是黑色的天空,表情看不出来是什么样的,他的内心也十分的复杂,他也不清楚审神者到底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不会的。”

他笑着说“主上,一定会回来的。”

如果可以的话,他会一直等着审神者,那个曾经为本丸尽心尽力的审神者,虽然审神者不一定会再回来,但他会一直等着,直到,她回来的那一天。




#嗯,这真的是我的本丸现状,我的手机坏掉了,而且估计也修不好了,现在的这个手机下不了bilibili服的刀剑乱舞,所以我回不了我的本丸

之前说的黑色的天空,是因为我的手机之前是摔坏了内屏,所以不管怎么打开都是黑色的。

我会尽量修好它的,实在不行再换一块可以下载bilibili服的那种手机,不然迟早有一天,我会因为长时间见不到清光所以忧郁而死的...#

矮子审神者的黑暗本丸日常#3#

#刀剑乱舞同人#
#审神者是个智障#
#会ooc#
#文笔小学生#
#黑暗本丸设定#
#all审#
#特别傻x的文,慎看!#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被一个黑暗本丸已故审神者的欧气给闪瞎了

山野现在有点气的慌,连黑暗本丸都比他欧,连一期一振都有,说不定在往里面走走还能看见三日月宗近呢,嫉妒使他面目全非。

“那个,安定,清光在哪个房间,我准备把他抬过去来着。”看着还躺着地上的清光,山野还是有些于心不忍,他打算把清光抬到他的房间里。

“那个...我们的房间...”看安定一脸无奈的样子,他大概明白了,他们的房间,估计也是惨不忍睹吧…“我真的看不下去了啊啊啊!”真的,这个地方根本就不是本丸吧,这里就是个小型地狱吧!

他怒视着跟在自己身后的狐之助,一把把他揪了起来,用一种快要崩溃了的语气说:“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我家的那些大神们什么时候才能过来看我?”狐之助面不改色的看着面前的这位快要崩溃了的审神者特别淡定的说“过几天就可以了,请再忍耐一下。”

“我想他们现在就过来!”

“请不要这么任性啊,审神者大人。”

“关键是,这种鬼地方...我一个人(没有人愿意帮忙的前提下)怎么可能打扫的完啊?!”

“就算您怎么说也说不行的。”狐之助斩钉截铁的说

“知道了...”山野小声的说着走向了躺着地上的清光,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他背了起来,虽然安定有提议让他来,但是考虑到安定身上也有伤,所以他执意要自己来背。

“呼~终于到了!”把清光放在那个姑且算是被子的东西上之后,他总算是可以暂时松一口气了。

安定和一期被他吩咐去通知其他人二十分钟后在庭院里集合了,现在大概就剩下他和清光两个人了。

山野盘着腿坐着清光的一边,盯着躺着被子里的清光,仿佛要把他看出一个洞来似的。其实他在进来之前就一直在想,前几任审神者到底对他们做了什么,才会导致他们变成这样的,直到他看的清光身上的伤痕之后才明白了,前任的审神者不仅不给他们治疗,而且还是个喜欢虐待他们的变态。

也不知道是因为山野的眼神太炽热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清光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茫然的看着面前的这位新来的矮子审神者,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你醒啦!”看到清光醒了之后的山野激动的又向清光那里凑近了一些,脸几乎快要碰上去了。

“你...”清光警惕的盯着眼前的这个新来的审神者

“啊,抱歉抱歉!”终于注意到了什么的山野,猛的站了起来“说起来,一会儿要去庭院集合,你要是可以动了的话就来吧!”丢下这句话后,山野转过身去就这么跑了。

他花了好大的力气好不容易才摸索着找到了这个本丸的庭院,本以为庭院里总该有点太阳可以照明什么的,事实证明是他想多了,那天上乌泱乌泱的一片黑,乌云笼罩着整个天空,一点光都没法透进来。

再看看那些已经到了庭院里的付丧神们,一个个的身上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庭院里叹气声不断。山野捂着脸,感觉让他们来这里集合的自己简直就是人渣,他感受到一股浓浓的罪恶感油然而生。

“审神者大人,除了清光之外,所有人都到了。”

山野眯起眼睛,仔细的观察着在场的所有付丧神,看了好一会他才注意到,这个本丸里的人很少,尤其是短刀,而且大部分的付丧神,离完全暗堕就只差一步之遥。

山野承认,他方了,他彻底方了,此时此刻的他特别想把狐之助给炖了晚上吃个狐狸火锅。

“安定桑,为什么又来了一个审神者啊…”五虎退躲在安定和一期的身后,用带着哭腔的声音问道。

“其实我也不想来啊…”山野在一边小声逼逼,毕竟要是真说出来的话感觉真的会被打。但是逼逼归逼逼,既然他已经接了这个任务就必须要好好对待才行。

“那个,怎么说呢,我是你们的代理审神者,我在这里的工作时间只有五个月,我也有我自己的本丸,到这里是因为穷才找的兼职,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净化你们。”

“您真的是来净化我们的嘛?”一直安安静静地站在人群最后面的堀川国广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

“上一任的审神者也是这么说的,结果他就把兼桑给...”他身上的黑气越来越多,仿佛要把他吞噬了一般。山野不敢怠慢,他从衣服里掏出一张符纸,用最快的速度跑到堀川的身边,“恶灵——退散!”把符纸贴在了他的头上。

“呼呼...”他看着倒在地上的堀川,喘了几口气之后,也跟着他一起跪在了地上。“吓、吓死人了...”

“堀川他,怎么了?”

矮子审神者的黑暗本丸日常#2#

#刀剑乱舞同人#
#审神者是个智障#
#会ooc#
#文笔小学生#
#黑暗本丸设定#
#all审#
#特别傻x的文,慎看!#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是一个刚上任没多久的审神者,现在正面临着生命危险…

“审神者大人小心!”狐之助看到了从地上缓缓的站起来并且提起到准备砍下来的清光,急忙通知山野。

“啊?”反应一向慢半拍并且现在什么都看不见的山野,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马上就要砍下来的刀。当他听到自己身后有利器划过空气的声音的时候才反应了过来,并且条件反射似的扑向了站在自己身前的安定。

“什、什么情况?!”他被吓到紧紧的抱着安定,始终不敢撒手,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刚刚站过的位置。

“那个清光好像情绪失控了,审神者大人!”狐之助在一边提醒他“请尽快解决他吧!”

“但、但是,他是清光啊…”山野不解的问道“而且,我来的目的不是净化他们吗?”

“在下的意思是让您用符咒先控制住他的动作,然后再找机会净化啊!”狐之助表示自己快被这个傻缺审神者给急死了。

“O、OK!”山野放开了快被他抱的上不来气了的安定,从衣服里掏出了一张黄色的符咒。

“恶灵退散!”山野大喊着把那张符咒贴在了清光的脸上,在确定了符咒生效了之后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天呐...还以为今天第一天打工就要殉职了呢…”他被吓的腿有点发软,woc,这冲击,虽然不是没上过战场,但是被和自家刀剑长得一模一样的刀攻击,还是把他吓得够呛的。

“审神者大人,清光他...”安定特别担心的问“他怎么了?”

“没事,我只是暂时让他失去意识而已,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他现在是重伤,再不手入的话,就有可能...”山野越说越怕,“啊啊啊!清光啊啊啊!快快快,安定你告诉我这里的手入室在哪啊!”

“我们这里的手入室,已经好久没用了,那里已经被前任审神者当作放杂物的地方了……”

“......”山野听的十分气愤,“这算是什么审神者啊!?太过分了!”他说着拿起了清光的本体“那干脆现在就地手入吧!安定帮我个忙!”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了许多白色的符纸,一一贴在了清光本体的裂痕上。

“这...为什么他的这些伤口样子这么奇怪...?”山野虽然刚任职不久,但是他能看得出清光身上的伤口除了刀伤,还有一些奇怪的类似鞭子抽打过的伤口。

“这是...前任审神者留下的...”安定低下头小声说道。

山野看到这样的清光,觉得很难受,他眼眶红红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之前虽然有答应过清光不能总是一遇的什么事就哭鼻子,但是一看到这个本丸里的清光就感觉能联想到自己家的清光,“呜...”他抽了抽鼻子,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淌了下来。

“审神者大人?”在一旁的安定看的一脸茫然,因为之前从来没有一任审神者,因为他们受伤而哭过。

“不行,不能哭...已经...和清光约定过了...”山野抹了把脸,又继续给这个清光手入。

--------------------手入过程的分界线---------------------

“好了!诶呀,加速符真是个好东西!”山野擦了擦头上的汗,把贴在清光头上的那张符咒揭了下来。

“太好了…“旁边的安定也松了口气。

“呐,这个本丸里还有谁受伤了吗?”

“啊,几乎大家都有伤...”

“审神者都不带手入的吗?!等等...”突然想起来了什么的山野猛的站了起来,和安定保持了一段距离。

“怎么了?”

“我记得你们好像有杀审神者的前科来着…?”他掏出两张符纸,随时准备防身。

“但是...”山野想了想,又把符纸放回了口袋,“你们为什么杀他呢”

为了自己以后能让他们信任自己,山野还是决定先放低自己对他们的警惕,先试着听听他们的理由,至少要活到自己家的清光来的那一刻。

“大和守桑,你没事吧?”一把刀从黑暗的深处跑了出来。

当他走近了之后,山野才看出来他是谁“一...一期一振...”

原来这个本丸以前的审神者还是个欧洲审吗……


补一下自家审神者的设定

审神者有夜盲症,但是平常的视力挺好的

审神者平时身体挺好的,但是一旦生病了就会比较严重

是个住校生,但是很少在学校住

十分喜欢动物,家里养了一只白兔子

朋友不少,但是真正的朋友没有几个

很讨厌欺负女孩子的人

因为长得小,所以从来·没有·交过·女朋友...

胆子很小,但是特别喜欢看一些恐怖的东西,
一般有人在一边的时候会装作自己胆子很大的样子

喜欢各种冷兵器,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保养武器

是个很像小孩子的人,所以特别喜欢和别人抱抱
也有些爱哭


他很喜欢和短刀们一起玩,因为短刀大多数和他差不多高

矮子审神者的黑暗本丸日常#1#

#刀剑乱舞同人#
#审神者是个智障#
#会ooc#
#文笔小学生#
#黑暗本丸设定#
#all审#
#特别傻x的文,慎看!#

说出来你爱信不信,我是一个刚上任没多久的审神者,而现在就是考验我的职业素养的时候了!

“这TM的是个什么地方啊,废墟吧,一定是废墟吧!这种鬼地方真的是个本丸吗?!”

站在编号为666*的本丸门前,山野的内心是崩溃的,他突然觉得自己以前的生活是多么的幸福,并且开始觉得这十六年里自己的抱怨和挑剔简直就是鸡蛋里面挑骨头,但是这些都阻挡不了他想要吐槽的欲望。

“这个本丸到底有多少年没有人生存了啊!还有666是个什么鬼数字!?这么不吉利的数字让我来真的没问题吗?!我还只是个新手啊要不要这样对我!”

“要不是您经常抱怨没有钱,在下也不会让您来了啊…”狐之助一脸委屈,尾巴和耳朵都垂了下来,声线也逐渐软了下来,让山野产生了一股浓浓的罪恶感。

“原来还是我的错嘛…”山野小声嘀咕着推开了本丸的大门。

因为各种原因,他的本丸里的人暂时不可以跟着,所以,山野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他使劲握着自己手上的棒球棒,已经准备好了迎接“开门杀”

“这里不需要审神者,回去!”

虽然预想中的开门杀并没有出现,但是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中,突然冒出一句话,吓得他嗷的一声,一边喊着“恶灵退散!”一边拿着棒球棒朝着声音的源头砸去。

随着“咣”的一声巨响,山野知道,他好像摊上事了,他摊上大事了。

打工第一天就得罪人了,出师不利啊!

“那个,你没事吧?”山野摸索着,想要先找到被自己一棒子打晕了的那个付丧神

“清光!你没事吧?!”

WTF?!山野听到声音后的第一反应是想跑

“这声音怎么听都是安定啊!而且刚刚我打中的是清光?!刚才说话的声音太沙哑了根本没听出来啊!”山野突然觉得有无数条弹幕从他的头上飞过

“十分抱歉!”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这个本丸的安定竟然突然道起歉来

“诶?”山野一脸黑人问号

“您是新来的审神者吧?刚刚清光他不是故意的,请您原谅他!”安定一副十分害怕的样子,不停的道着歉

“不不不,我根本没有生气啊!”

“请您原谅他!”

“听我说话啊!”


#ps:666在日本是不吉利的数字,代表地狱